你好w这里三月狐,也叫狐烟凝w
真.精分+社交恐惧+闷骚
『这样说的话会没人会勾搭的吧……』
→最近混的可能会产粮的圈子→
凹凸世界(主吃嘉瑞)
除本命cp外很多cp都可以接受所以也会偶尔写写别的~
→基本上写的都是清水,或者抽风逗逼聊天体,开车什么的……看情况……吧
ps.精神不好时一言不合就删文+集训期间实在是没时间码文
关注的小伙伴们请谨慎

“格瑞!晚上庆祝晚会有空来吗?”

委婉拒绝了金的盛情邀请,格瑞走到了正在角落里看剧本的嘉德罗斯那边。

“嘉德罗斯。”

可嘉德罗斯依旧是闷头看着剧本。格瑞想了想,他拉起嘉德罗斯的手,不起眼的离开了拍摄场地。

“怎么?吃醋了。”

格瑞轻笑着捏了把嘉德罗斯肉嘟嘟的脸。

“废话。”嘉德罗斯抓过那只在他脸上蹂躏的手,恶作剧般的在那指尖咬了一口,“凭什么那渣渣就可以那么粘着你。”

“身为王的人你就不能有点自觉吗?”

“是是是我的陛下。那晚上想吃什么呀?”

“吃你。”

“嗯……今天就允许你一次好了。”

——————
热烈祝贺第二季开播!!!
没什么时间只能顺便写点权当贺文了吧(^・ω・^ )
话说第一集螺丝看主角组那边的小眼神真是满...

【凹凸】世界的彼端—肆.离


木门被粗暴的推开,铁匠黑着脸从里屋走了出来,嘴里颇为暴躁的低喊着:“谁啊!大清早的。”
“哟早上好啊打铁的~”是酒保。
铁匠打了个哈欠。他从桌上水壶里倒了杯水,自己喝了。
他没好气的说:“要什么?”
“武器。”酒保说。
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这里摸一下那里摸一下的。墙边靠着些农具,还有些许的厨具挂在墙上。没有能够称之为武器的东西。
“我想你一定会有的。”酒保走到铁匠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铁匠只是直勾勾的盯着手里的杯子。
片刻,铁匠转身进了里屋,他招手示意酒保跟着他。
“当然有,一直都有。”
“只要你们需要它们的时候。”
他带着他进了地下室。显然,酒保对这个神秘的底下空间充满了好奇。铁匠及...

负能满满
果然像我这样的家伙就算突然消失也不会有人发现吧
就算再怎样呐喊 也不会有人听见的吧
「我很好。」
「没关系的,一个人也可以继续走下去的。」
「I'm fine.」

“格瑞。”

“嗯。”

“格瑞。”

“干嘛。”

格瑞瞥了眼躺他腿上的嘉德罗斯。

“格瑞~”

嘉德罗斯笑眯眯的勾起了格瑞散在肩上的一缕银发。

“你又发什么神经?”

格瑞从书里抬起头。

“没什么就是叫叫你。”

说着,嘉德罗斯在那缕发丝上落下轻柔的一吻。

“你是笨蛋吗?”

格瑞俯下身,蜻蜓点水一样的亲了下嘉德罗斯裸露的额头。

“乖,看完这章就陪你玩,消停会儿。”

——————
总觉得嘉瑞同居起来日常就是妈妈带儿子的节奏(x)

【雷安】世界的彼端—叄.危险,安全

√本章无嘉瑞出没请注意

世界的彼端—叄.危险,安全

by.狐烟凝

处理好农场的工作时,太阳已经西斜了不少,阳光有些偏橙色,打在身上暖暖的。
农场主伸了个懒腰,棕色的鬓发被汗水打湿,粘在了颊上。他朝着居住的小屋走去。酒保正坐在屋前的躺椅上敲着二郎腿,一脸悠哉的看着他。
“哟,忙完了?”说着酒保扔过来了一张干净的白毛巾。
“你要是肯动动你那尊贵的手这点活儿早忙完了。”农场主结过毛巾揩汗,“也不知道是谁一开始厚着脸皮非要跟过来说是帮忙结果只是在边上喝酒乘凉的。”
酒保站起身,走过来替农场主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接着又不顾对方感受的把人往屋里推。
“好啦好啦别生气嘛。先去洗个澡再去公园转转怎样?你不是最喜欢...

【嘉瑞】世界的彼端—贰

√本章没有雷安出没请注意

正文→

世界的彼端——贰.铁匠

by.狐烟凝

火光。零碎的火星在眼前溅起,消逝,溅起,消逝……阳光从没有窗帘遮蔽的窗口流入室内,与火光融为一体。
火炉前,金发的少年不住的将手中的锤子挥起,再用力砸下,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一把柴刀渐显雏形。
火烧得噼里啪啦的,伴着锤铁声,心无旁骛的少年没能听见屋门被推开的轻微声响。直到厨师俯身在他耳边叫了他一声,少年这才回过神来。
“你怎么……”
铁匠看见了厨师手中的饭盒。
“啊,辛苦了。”铁匠抱歉的笑笑。
厨师叹了口气:“你哪天不是这样。”
“也是呢。”
铁匠将柴刀取出,冷却,熄掉炉中的火。一系列的动作不带丝毫犹豫,他早已对此习以为常了。...

【嘉瑞/雷安】世界的彼端—壹

√大赛后,设定有点庞大,慢热型,几乎所有人都会出场
√剧情需要所以基本上不会直接出现人名!不清楚的之后会写所以不用担心。
√三连更后争取保持周更,所以还请大家不抛弃不放弃(´;ω;`)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接着写下去的动力!

正文→

世界的彼端——壹.镇子

by.狐烟凝

“又在看他们吗?”
长斗篷下,那人似乎是点了点头,手中那晶莹的水晶晦暗的闪着光。问话的那人在抱水晶那人身旁坐下,伸出手,隔着斗篷抚摸着那人的头。
“没事儿的,一定。相信他们,也相信你自己。”

“吱呀——”
齐腰高的破旧小木门发出尖锐的摩擦声,吧台里正擦着酒杯的黑发青年抬眼看了眼门口,便又专注的擦起了手中通透的易碎品,长长的发带从脑...

√没错今天这个是接昨天的

“喂。雷德?找我有什么事吗?啊?嘉德罗斯喝醉了?我马上到管住他别捅娄子了!”

火急火燎的赶到KTV,眼前的状况却是在格瑞意料之外。

没有掀桌,没有大吵大闹,没有拆迁办。嘉德罗斯安安静静的缩在沙发里,两眼朦胧的盯着茶几上的的酒杯,啤酒沫正从杯中溢出,顺着杯身滑落。

“嘉德罗斯?”

格瑞走上前,正想伸出手摸嘉德罗斯的头,结果下一秒他就毫无防备的被嘉德罗斯一把抱住了腰。

嘉德罗斯把头埋在格瑞胸口,格瑞觉得嘉德罗斯在哭,格瑞觉得自己胸口那儿有什么温凉的湿润感。

“格瑞……呜……为什么不陪我嘛……呜……那个,那个渣渣、到底哪儿比我好……呜呜……”

又吃醋。格瑞无奈的摸着嘉德罗斯蓬乱的金发没,和...

“歪?内个啥……嘉德罗斯……额,嘉德罗斯陛下?我是金……嗯……诶,只是一点小麻烦啦!真的!……大概……”

在看见来电显示的格瑞声音却是金时,嘉德罗斯就料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了。答应让格瑞和金出去简直就是个错误。

十万火急的赶到现场,嘉德罗斯才注意到这里是KTV——得,格瑞最不喜欢的公共场所之一。

进了包间,嘉德罗斯整个人都是懵的。

那个一脚踩在茶几上拿着话筒狂飙青○高原的家伙一定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格瑞。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可能是还没睡醒——哦不对哦现在连午夜都没到。

“唔?假的螺丝?”似乎是注意到了门口的动静,格瑞看了过来。

然后没等嘉德罗斯做出下一步反应他就被猛地扑倒在地了。嘉德罗斯更懵了。

什什什什什么?

浓烈...

所有喜欢凹凸的人都来看看吧,这真的很重要。

共勉

Mr.Nobuko:

凍土:



小喵Star:





今天我想对所有喜欢凹凸,和喜欢过凹凸的人说些很重要的话。
首先占tag抱歉,但我是真的特别想让所有喜爱凹凸的人看一下这篇文章,希望各位大佬们看完后可以帮忙转发扩散一下。
我今天是想讲一些关于凹凸世界ky的事情。
ky是什么意思,它的意思不是烤鱼,也不是烤鸭。
“ky”是日语“空気が読めない”的缩写,简称ky,常见于B站等弹幕网站。主要没眼色、不会按照当时的气氛和对方的脸色做出合适的反应。
比如说
“啊,今天天气真好”
”是啊是啊”
“呵呵,这天气有什么好...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