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月,渣文,渣画,了解一下?

【嘉瑞】陨星(HE一发完)

√都是高中生设定,憋提螺丝才九岁我不听我不听|ω・)
√意识流(?)
√happy end(大概算是吧……)



陨星

by.狐烟凝



0
少年一直独自行于永恒的黑夜中。
直到那天,从天上掉下了一颗散发刺眼光芒的金色星星。

1
嘉德罗斯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似乎是从很高很高的地方坠落,周围一片漆黑,耳边尽是风的呼声。无力的失重感藤蔓般缠绕全身,愈是挣扎愈是无法逃离。在这无止境的坠落过程中,嘉德罗斯只觉得冷。
直到一声巨响从脑中响起。
醒过来时,白天已至,柔和的阳光在窗框上镀了层金边。枕边,手机闹铃仍在殷勤的响个不停。
嘉德罗斯浮躁的按下了屏幕上的确定键。
出了家门,眼前是陌生的楼梯——对了,他搬家了,家族那别墅已是过去式了。
附近街景不似从前,没了张扬的富华,多了丝优雅的平静。这是嘉德罗斯以前不曾经历的。
高峰期的公车有些挤,嘉德罗斯只得扶着把手站定,然后发出一声不满的鼻息。嘉德罗斯不喜欢公车,准确来说,他不喜欢也不习惯大众化的生活。包括那些吃起来味道还不错的早点铺和铺子里和蔼的大妈。
学校比宣传单里的照片中略显老旧,蒙灰了的数个金属牌挂在金色校门的一旁,上面写得无外乎是些嘉奖的称谓。门卫室外穿着暗蓝色保安服的大叔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抽烟,呛人的烟顺着风上扬……
嘉德罗斯轻哼一声,趾高气昂的踏进了校门。
他嘉德罗斯,从今天起就是这学校的学生了。

2
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所有事都是预料之中。
嘉德罗斯的到来就像是给这普高掷了一枚炸弹,不出一周,嘉德罗斯的名字就在全校响彻了起来。
他可是名副其实的天才。
不管是哪方面他都做的那么无可挑剔,他锋芒毕露,毫无保留。人们仰望他,崇拜他,不论是老师还是学生。他就像一颗星,灿烂的刺眼。
只是除了有个小小的变量。
那个隔壁班的格瑞,唯一一个胆敢漠视他的人,第一个和他旗鼓相当的人,一个扑克脸的“哑巴”。
嘉德罗斯绝不允许,他的傲气不能容忍格瑞这样的存在。
于是,嘉德罗斯的劲敌名单上多了一个名字,也是第一个名字。
——格瑞。

3
今天也是一样。
将格瑞堵在校门口,嘉德罗斯向眼前一脸淡漠的格瑞露出了一个胜利的微笑。
不过结果还是依旧,格瑞选择了无视。嘉德罗斯没在意,毕竟他俩回家可是顺路。他可以继续缠他一路,直到他受不了后回应他。
“你真的很烦人啊,嘉德罗斯。”
在分开前的倒数第三个路口,格瑞发话了,嘉德罗斯瞅见了格瑞微蹙的眉头。
格瑞的语气里尽是不悦:“你就没有别的事可做了吗?”
“当然有啊。”嘉德罗斯凑上前去,“那就是,击败你。”
“神经病。”
格瑞略过嘉德罗斯,快步走开了。嘉德罗斯当然是追了上去,并且继续在格瑞耳边不停的叨叨着。
傍晚的霞从密集的高楼中渗出来,洋洋洒洒的铺在地面上。嘉德罗斯和格瑞一起走着,紧密挨着的两个影子,在路面上愈拉愈长。
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对恋人正依偎着牵手一般。

4
格瑞最近多了一个麻烦,还是一个大麻烦,尽管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惹上这个麻烦的。
这个大麻烦叫嘉德罗斯,那个新来的转校生。
不过,麻烦归麻烦,格瑞总的来说还算不上讨厌,甚至还有点期待。毕竟会主动接近他的人,除了他的发小金以外还真没别的谁了。
这个嘉德罗斯的凭空出现,倒是给格瑞枯燥的生活里添了不少的调剂。要知道自从离开家乡后,他一直都是孤身一人的活着。
或许,这也不算是什么麻烦吧。
下课铃响起时,格瑞终于意识到自己为了嘉德罗斯的事耽搁了大半节自习课的事实。
周围的同学大都作鸟兽散去,格瑞不慌不忙的收拾起了书本。晚点走说不定能错开嘉德罗斯,这样格瑞回家路上就能回归到原本的宁静了。
出教室门前格瑞看见黑板上值日表写的是他的名字。看样子,今天他得走得再晚点儿了。
然而,在格瑞慢悠悠的做完打扫来到校门时,他还是看见了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就靠在校门口外的一颗树上,手里翻着一本袖珍本。看见格瑞时,嘉德罗斯便飞快的黏了上来,脸上依旧是那不羁的神情。
“你今天慢死了,格瑞。”
“我又没让你等。”
“嘿我就是乐意了怎么着啊...喂等等我啊你可别又想逃跑啊格瑞!”
格瑞余光瞥见了一抹灿烂的金不懈的跟了上来。

5
似乎已经成了习惯,一同回家变得如此的理所当然,在旁人看来,他俩就像任何一对形影不离的好友一般。
对于这类言论,格瑞总是选择忽略而过。嘉德罗斯则是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格瑞可是我的对手,和你们这群渣渣可不一样。”
朋友也好,劲敌也好,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嘉德罗斯还是会继续这么缠着自己,不止不休。格瑞是这么想的。
就像深邃的黑夜里多了颗星星,嘉德罗斯对格瑞来说实在是太过显眼,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想再接着装作不在意大概是不可能了,格瑞知道,自己对嘉德罗斯是放不下了。
或许,是喜欢上了也说不定吧。
喜欢上了那个第一个如此在乎自己的人。

6
似乎有什么不一样。
黄昏依旧,扬起尘埃又潇洒而去的车流依旧,急于归巢的嘈杂鸟儿与人群依旧。嘉德罗斯也依然在,看样子没有什么不同。
又是默默走过了一个路口,格瑞总算是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了——是嘉德罗斯。今天他好像太安静了,安静的让格瑞很是不习惯。
眼看就要到分别的路口了,格瑞忍不住开口了。
“嘉德罗斯?”
被叫的那人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匆忙的应了一声。
“怎么了?”
“想事情呢。”嘉德罗斯故意拉着尾音,“一件终身大事哦。”
格瑞有些疑惑的扭头看向嘉德罗斯,然后下一秒他就被一只手突如其来的扯住衣领拉过去。然后他从那双透彻的金色眸子里看见了自己的脸。
向来都以沉着冷静为傲的格瑞这次是真的懵了。他的脑子此刻简直就是一片空白。
嘉德罗斯吻了他。说是吻,其实也不过是蜻蜓点水般的触碰而已。但这效果已经足够了。
“我在想啊,要怎样告白才能让你不敢拒绝呢,格瑞。”
说罢,嘉德罗斯向他露出了一个不同于平常的灿烂笑容。

7
高高在上的星星掉了下来,落在了一片漆黑的夜里,有一位少年将其拾起。
于是,少年抱着星星一同在不再黑暗的夜里前行。
星星照亮了黑夜,少年温暖了陨星。


end



——————
感觉自己都快不会写文了我这都写的啥玩意儿啊_(:_」∠)_为什么我还有脸发上来啊啊啊啊啊(碎碎念)
下次更新估计就是段子之类的了,一大波糖饼即将来临√
感谢小心心(。・ω・。)ノ♡

评论(1)
热度(50)
© 傻狐狸三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