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月,渣文,渣画,了解一下?

“哟格瑞,这都好久没联系了吧。”

“下个礼拜我婚礼,你可一定要来,这可是圣空星君王的命令哦。”

“嘿我就知道,晚礼服我都帮你订好送过去了,可不准不穿啊。”

“绝对要来哦!”

不知为何,格瑞只觉得心头满满的苦涩,像是一口气喝掉了整杯苦荞茶般的苦涩。可当他打开那个装饰的辉煌的礼盒时,格瑞一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那是一件雪白的婚纱。

评论(3)
热度(33)
© 傻狐狸三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