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月,渣文,渣画,了解一下?

“歪?内个啥……嘉德罗斯……额,嘉德罗斯陛下?我是金……嗯……诶,只是一点小麻烦啦!真的!……大概……”

在看见来电显示的格瑞声音却是金时,嘉德罗斯就料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了。答应让格瑞和金出去简直就是个错误。

十万火急的赶到现场,嘉德罗斯才注意到这里是KTV——得,格瑞最不喜欢的公共场所之一。

进了包间,嘉德罗斯整个人都是懵的。

那个一脚踩在茶几上拿着话筒狂飙青○高原的家伙一定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格瑞。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可能是还没睡醒——哦不对哦现在连午夜都没到。

“唔?假的螺丝?”似乎是注意到了门口的动静,格瑞看了过来。

然后没等嘉德罗斯做出下一步反应他就被猛地扑倒在地了。嘉德罗斯更懵了。

什什什什什么?

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嘉德罗斯估摸着格瑞至少喝了两扎。

呵,那个渣渣居然敢……

和凯莉紫堂等人矗在一旁当空气的金打了个寒颤。

“螺丝~人家也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这是给他看了些什么奇怪玩意儿啊?!

凯莉心虚的挪开了视线并放下了正在录制中的手机。

懵逼愤怒之余,嘉德罗斯看见了格瑞红透的脸。

色气满满。

一把抱起醉得跟滩泥似的的格瑞,嘉德罗斯大步流星的出了门。

走的时候他还不忘回头趾高气昂的说:

“饶你这次。”



——————
状态回来啦!重新开始每天一段子咯!可以在评论里点第二天的粮哦!cp啊情景啊什么的都不要大意的扔过来吧~

评论(1)
热度(36)
© 傻狐狸三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