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月,渣文,渣画,了解一下?

【嘉瑞】一个人的捉迷藏游戏

-一句话嘉瑞,大赛后,私设如山…
-懒得写简介了就酱紫吧_:(´□`」 ∠):_



一个人的捉迷藏游戏



0
“那这样吧,咋们来玩一场捉迷藏游戏怎么样?我来当鬼,你藏。要是一个小时内被我找到的话就必须陪我打一架咯,格瑞。”
“不要。”
“拒绝无效。现在,你还有57秒。”
“……你真的好烦啊,嘉德罗斯。”

1
这是格瑞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圣空星,那个人的故乡,那个人对他说了无数次的地方。
格瑞去了富丽堂皇的王宫,那位年迈的老国王盛情接待了他,那分明是恭迎英雄的架势。但格瑞不是什么英雄,他只是,碰巧帮得上英雄罢了。
他们问他,那个人在哪儿?他们那位本应凯旋归来的王,嘉德罗斯现在依然没有回来。
是啊,最终一战早已结束,新的神也已继位,可嘉德罗斯却还没有回来。花园里金色玫瑰开了又谢,时间就着紫丁香浅淡的香,不经意的绵延到了很远很远。嘉德罗斯却还没有回来,不曾回来。
“他藏起来了。”
“我在找他。”
“不过是小孩子气的捉迷藏游戏罢了。”
离开这繁华先进的星星前,格瑞找到了嘉德罗斯对他提起过的山崖。在那两块石碑前,格瑞放上了两支野菊,一支黄得灿烂,一支紫得幽然。
“那家伙一定在某个角落里过得很好。”格瑞浅笑着说,“他那么强,没问题的。”
风轻轻的吹着,摇曳的树叶在轻响,像是道别。
格瑞匆匆离开了圣空星,他只身一人,就像很多年前那个孤傲的王一样离开,只为去寻。

2
在一个不知名的星球上驻足调息,在热闹的集市补充必需品时,格瑞碰上了几位老熟人。失去一只眼睛的海盗船长恶趣味的对纯朴的商贩开着恶劣的恐吓玩笑,可手里递出的金币倒是一分不少。同样是失去了一只眼睛的骑士在一旁对着可爱的小姑娘有说有笑。
看呐,就连他们都能相处泰然了,可他还是找不到他。
眼尖的骑士朝格瑞招手。“好久不见啊,最近过得好吗?”骑士柔和的笑笑,绿宝石一样的眼睛闪闪发光。
“好久不见。”格瑞向他们走去,“安迷修,雷狮。”
“还在找那个自大狂啊?”
格瑞点头。
“你也真是……”
雷狮看了眼安迷修,终究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但至少——”
安迷修给了格瑞一个大大的拥抱。
“还能给你一个纯粹的祝福。”
“加油啊,老伙计。”
那之后,他们简简单单的告别,哪怕不知何时才能下一次再见。
偌大的宇宙里的捉迷藏游戏,挺难的啊。望着玻璃外绮丽的星海,格瑞又一次在其中无意义的勾勒着那个人的轮廓。

3
旅途漫长,格瑞去过了很多地方,遇见了很多曾一起出死入生的故人,可还是哪儿都找不到那个人。
紫堂幻继承了族长之位,曾经那个怯弱的小孩如今也像是个有模有样的大人了。凯莉还是那个贪玩的性子,但多多少少收敛了一些坏脾气。雷德仍坚持不懈的跟着蒙特祖玛,现在两人正在着手于复族。还有呆毛姐弟,银爵,还有很多很多……格瑞看得出他们眉眼里多多少少都洋溢着名为幸福的光。可他还是找不到那个人。
格瑞还回过好几次凹凸星,去看望他的发小,如今的神。当然顺便也履行一下神使的责任,再怎么说金还是金。
每一次,金都只是歉意的苦笑道:“抱歉啊,格瑞。”
“就算是我也……”
每一次,格瑞都只是送上旅途中的一些小礼物,然后不再发一言。
他知道,他当然知道。
这是他们之间约好的游戏,谁也不能插足。
“你藏的也太好了,嘉德罗斯。”
“说真的,这次是你赢了。”
“所以啊……”
“你回来好不好……求你了……”
“罗斯。”

4
登格鲁星的夜色很美,满天的繁星色彩斑斓,像是泼洒过各色颜料的画布一般。儿时修炼走过的小路周围彩色的矿石迎着星在光闪耀,格瑞慢慢的踱步,直到那间休息用的破旧小屋出现在视野。
他幻想推开门的那刻能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正躺在那张行军床上翻着漫画,那个人看到他时,会用那傲慢的语气数落他一把:“真是慢死了啊格瑞,等得我都无聊死了。”
那个人一定找得到这里的,格瑞提起过的,那个人一定记得住。
可屋子里谁也没有。无人打理的小屋里沾满尘埃,蜘蛛杂虫在此安家落户。 格瑞点上油灯,简略的收拾了一下,挨一晚上勉强算是没有问题。
可格瑞没有沾床就睡,他很累没错,可他并不想现在就休息。于是他又回到了屋外那矿区。
格瑞抬头仰望星空,可紫眸里却映不出任何的一颗。
纵使繁星满天,也还是比不上他那璀璨的一颗。
嘉德罗斯,你在哪儿?
咬着嘴唇在岩矿上刻字,孤傲的战士此刻泪水克制不住的落下。晶莹的液体顺着手臂下滑,落在矿上,沿着凹痕划出道斑斓的曲线。
——你在哪儿?

5
格瑞做了个梦,很久很久以前的梦。梦里有他,有大家,还有那个人。那是个鲜血淋漓的梦,胜利与解脱的梦。
和创世神决战的回忆。
“我恐怕是没法儿和你们一起走了。”强大的那个人也变得伤痕累累。
“我毕竟也有着神的一部分。”那个人别过了目光。
“但我想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只要我记得。”那个人疲倦的笑了。
格瑞记得,那时候他拒绝了他。
“这次,轮到我当鬼了。”
嘉德罗斯愣了半拍,然后忽的放声大笑起来。
“好啊,那我可要藏好了等你。”
“至少要赢一次啊,格瑞。”
回过神时,阳光已经射进了屋内,暖暖的有些灼人。窗外鸟儿在鸣叫着,可那个人的声音却依旧是挥散不去。

6
明明不用强迫自己去陪嘉德罗斯做那些偶尔孩子气的游戏,明明不用去在意嘉德罗斯狂妄的任性,可最后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妥协和叹气……格瑞不知道,他始终不知道,拒绝的理由。
他从来就没有去拒绝过那个人,尽管他也从未主动接受过。
那些打到平手的对决也好,无聊的比拼也好,那一天也好……
这让格瑞想起了途中碰上的那个神秘的占卜师。
“您看上去很迷茫,对未来,也对自己。”
“您在逃避着什么,但您却同时渴求着它。”
“您得好好审视自己的心了,先生。”
“等到一切都明了的时候,该来的总会来的。”
“那么,祝您好运。格瑞大人。”

7
这次来到的星球很美,繁花似锦,虫鸟争鸣。格瑞从住民口中得知这颗星球原本就是为了栽种花卉而存在的,现在他们靠着这些美丽的小精灵生活,他们的花一直都是畅销品。
站在广袤无垠的花田,格瑞想起了嘉德罗斯——这里遍地的金色郁金香像极了他的眼睛。
他会喜欢这些花吗?格瑞只知道自己挺喜欢,尽管说来有些可笑,但格瑞真是头一次见识到这么安宁美丽的地方。
想着哪天一定要在这里安家养老一阵,格瑞折下了一枝郁金香。

8
“我说,你就不能认真的躲一下吗格瑞?这都第几次了?难不成你就那么想和我来一架啊?”
嘉德罗斯在树下叫嚣着,被吵醒的格瑞顺手摘了一颗鲜红的果子反手就往嘉德罗斯头上砸去,其结果不意外的是嘉德罗斯完美的接住了并大大方方的啃了一口。
看上去就像两个默契的队友似的。
当然,最后还是格瑞敷衍的打和嘉德罗斯了一架就是了。
那确实是和以往别无二致的一天。如果嘉德罗斯没有在他俩倒地歇息时突如其来的吻他的话。
是的,那个时候嘉德罗斯吻了他。
“格瑞,我爱你,我想,我应该是在着爱你。”
格瑞看见,眼前这桀骜不驯的王眼里,溢满了柔和的光。

9
说起来,他们的游戏格瑞从来就没赢过,那些捉迷藏游戏,格瑞从未好好藏过。他觉得那太幼稚了,尽管游戏的筹码有些暴力。现在想想,似乎每次嘉德罗斯眼里都有闪过一丝丝的失望,格瑞原认为那只不过是孩子气的任性。
但现在格瑞后悔了。那时要是好好陪他玩玩儿就好了。这样的想法在心中欧膨胀、蔓延。
可是现在,仍在继续着这游戏的,似乎也就只有他格瑞而已了。
不管怎样去找寻,那个人也回不来了。
明明还没来得及给他一个晚来的回应。
“我爱你。”

10
——你在哪儿?
记载岁月的石上,不知何时起又多了一行大气的刻字。
——我在这儿。




end



——————
躺尸一个多月的产物……
感觉……
貌似……
或许……
烂尾了QAQ

评论(4)
热度(32)
© 傻狐狸三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