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月,渣文,渣画,了解一下?

【楚留香/武华bg】醉琉璃(5-7)

√武华bg,注意是bg!!!注意避雷。
√沈白衣x华璃(自家儿砸女儿)
√进度贼慢……争取保持两三天更一次吧_(:△」∠)_



5
那之后沈白衣和华璃见面倒是很平常了——当然,是在江南,熟悉的山顶熟悉的人,还有熟悉的源于恐高的眩晕。
沈白衣每次战战兢兢的用小轻功蹭上山顶总能碰见华璃,或是打盹儿或是畅饮,或是吹奏一曲亦或是静静赏云。
“我要跳咯。”“嗯,你跳吧。”
“我真的要跳了?”“我知道了你跳吧。”
“沈某是认真的……”“是是是跳吧跳吧。”
诸如此类的对话几乎每一次都要这么不厌其烦的一次次的上演,当然最后总是以华璃忍不住了一脚把沈白衣踹下去而收尾。
“对不起啊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
对此,屡屡被残疾的沈白衣只得勉强的扯出一个哀怨的微笑。等能动弹了华璃就搀着他挪到附近酒馆去赔罪。
姑娘家家的力气怎么就这么大啊。现在想起来沈白衣都还觉得腰疼。
当然,这话沈白衣是定是不敢当着华璃的面感慨的。

6
再后来呢,华璃说:“小道长你轻功那么差,还跑那么高,你真当命大啊。”
沈白衣想想也是,跳都跳了这么多次了,现在往下看还不照样怂,顶多是现在摔的感觉不是那么疼了。
于是沈白衣就跟着华璃练轻功,可毕竟师门都不一样,华璃御剑那一套沈白衣是学不会了,只好去找师兄。就这么一边学一边练的,沈白衣轻功倒是进步了不少。
至少现在飞个一层楼高是没问题了。
于是沈白衣收到了华璃的飞鹰。
“次日,老地方见,这次,我陪你跳。”

7
到山顶时,以及快到晌午,天阴阴的,细碎的雨点断断续续的落下,像是要下雨,又像是将要放晴。
华璃还是和往常一样坐在崖上,双脚悬着,一晃一晃的,身旁放着的依旧是酒葫芦和剑。今天华璃没有做别的什么,只是有些无神的望着远方的严州,估摸着是在想什么吧。
直到沈白衣叫了声,华璃才回过头来朝他笑笑,一边说着“你来啦”一边起身。
“还怕吗?”华璃看向下边。
沈白衣站在崖边上,只是一瞥,他只觉得头晕目眩,腿脚也有些畏怯——尽管自己他早就眼睛一闭腿一蹬的自残式跳崖好些次了。
半响,沈白衣看着华璃的眼睛,才憋出来个字:“怕。”
左手被人牵住了,还没等沈白衣说句什么,华璃就紧接着开口了。
“本姑娘在呢,怕啥。跟着我就对了。”
“轻功时把注意力从视觉转到听觉上——这是我最后能教你的了。”
沈白衣紧紧回握住了华璃的手。姑娘的手玲珑小巧的,很软,暖暖的,就像从小养尊处优的大家闺秀似的。只是可惜虎口掌心都多多少少磨出了一层层的薄茧,毕竟是习武之人。
跳下去的时候,沈白衣紧闭着眼,他试着像华璃说的那样去听。
耳畔是风的呼声。还有风处卷林叶的声音。再仔细点,远处林间似乎是有雀儿在欢唱。犹犹豫豫还能听见的,还有雨,有马蹄,还有身边姑娘的吐息。
沈白衣睁开眼睛去看了。眼前的景色不同于武当的肃然,不同于金陵的浮华,不同于华山的巍峨。沈白衣看见的,是青山绿水,是华璃说的“有生命的世界”。
沈白衣悄悄看了眼华璃,那是他第一次看清华璃这样的表情——和往常截然不同的微笑。不知怎的,沈白衣觉得,现在眼前的这个姑娘,才是他认识的那个真实的华璃。
心脏似乎是骤停了一瞬,旋即又快一拍的扑通扑通的跳着。沈白衣知道,自己想必是喜欢上了。
回过神儿来时,已经稳当当的落在坚实的地面上了,沈白衣这才后知后觉的注意到自己居然没有感到一丝的害怕。大概是把心都放在别的事儿上了吧。
“没受伤吧小道长?你还好吗?”
华璃抽出手在发呆中的沈白衣眼前挥了挥。
“沈某无碍,多亏有华姑娘相助。”
“你们武当都那么一板一眼的吗?至少在我面前自在一点嘛。”
“是,姑娘说的是。比起纠结这个,不如去茶馆坐坐吧?这次,沈某请客。”
“好呀,那你可别后悔哦。”



tbc



——————
武华bg粮也太少了吧(:△」∠)_好饿啊……
碎碎念:新出的双人坐骑真好看啊但好难肝啊嘤嘤嘤等等好像我拿到了也没人陪我骑啊卧槽( ゚д゚ )

评论(4)
热度(25)
© 傻狐狸三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