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月,渣文,渣画,了解一下?

【楚留香/武华bg】醉琉璃(8-10)

√bg向,注意避雷
√沈白衣x华璃(自家孩砸)
√没有文笔没有剧情我大概已经糊了_(:△」∠)_


8
沈白衣现在也可以独自轻功飞行而且不摔伤了。可是,他还是会怕。
沈白衣想,大概是因为华璃不在的缘故吧。华璃在的话,就不怕。喜欢的人在身边,还有什么可怕的。
可华璃不在。沈白衣数着,这已经快十天了。
华璃不爱主动联系人,沈白衣知道,但他发了飞鹰华璃却始终未回,沈白衣有些急了。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了?得了病?还是遇上了敌?天灾?人祸?沈白衣是越想越着急。
“师弟这些天心不在焉的,可别走火入魔了。”
被人力道不小的弹了个脑崩,抬头一看,是师兄。
沈白衣回武当也有几天了,本想着潜心修练就不会去念想着华璃,可现在看来倒是起了反效果。
但这都快一个月了。也必须得急了。
“可是病了?”师兄问。
沈白衣摇头。
“那是为何?”
沈白衣犹豫了一下,多多少少还是半遮半掩的说了点关于华璃的事儿。
“果然是病得不轻啊。”
沈白衣辩驳的话还未出口,师兄又是一个脑崩弹了过来。
“我的意思是,你这是相思病啊。”

9
沈白衣第一反应是去江南找人,可跑遍了江南没座山头每片竹林沈白衣还是没能寻着那个身影。常去的酒家里,老板娘也只是无奈摇头。
师兄问他喜欢她哪里?沈白衣不记得当时是怎么回答师兄的了。
沈白衣说不上喜欢的理由,但这不意味着不喜欢。就像一个人呼吸不需要任何理由一样,是命中注定。
沈白衣又去了华山。可问了好些华山弟子个个都只是摇头说不知,他们说,华璃向来喜欢独来独往。沈白衣知道他们不会撒谎。
华璃就像是一缕风,摸不着,猜不透。沈白衣喜欢华璃放眼看世间的眼神,也喜欢她漫步林间时的雅静,他大概是喜欢这样的华璃吧。
沈白衣打赌似的来了金陵,可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仍旧是寻不到他的姑娘。他也去找了他那些特殊职业的熟人,可华璃还是杳无音信。
“人生在世,总得披着张假面皮,假面戴久了,自己是谁都给忘了。”
“我这人啊,懒得去猜别人心思,也懒得去去巴结人。”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这话我喜欢,你觉得如何呢?”
“白衣。”
沈白衣喜欢华璃,这是事实。
但沈白衣从未提起过。华璃一直拿他当知己,他也不忍挑破这层关系。
华璃爱的是大千世界,是花鸟风月,沈白衣喜的是锦绣山河,是红尘世间。
知己也好,至少,还能相见。
但如今沈白衣是不那么想了。
他怕,他怕他的这缕风儿,一不小心就又会不见了。

10
沈白衣找到了中原,抱着那点倔强的希望。
华璃以往不常来中原的,要知道在华山被冻的习惯了,炎热的地方自然是呆不习惯。沈白衣也不怎么习惯这里,诺大的平原对他来说是显得有些荒凉了。
但总算是有些头目了。在车夫口中得知,似乎是有那么个姑娘来过这里。
沈白衣眼里有光闪了一下。
他找到了落日崖。山巅之上,红的刺眼太阳缓缓沉于地平线那边,下边的土路上马车驶过扬起了烟尘,一首萧曲悠扬的回荡在空寂的山间传进沈白衣耳中。
萧声的源头是一位姑娘,蓝白相间的衣裳,冰凉凉的剑。
正打算开口,对面那姑娘倒先回头了。
“小道长,许久不见。”华璃牵强的扯出一个笑容。
她瘦了。她受伤了。她受了很多的伤。
他没能陪着她护着她。
沈白衣默然的走向前,二话不说就把人搂进了怀里。
“道长?……白衣?”
华璃错愕的看了眼把头埋在她肩上的沈白衣,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华姑娘……华璃。”
“诶?啊我在……”
“华璃,沈某,心悦你。”



tbc

评论(6)
热度(16)
© 傻狐狸三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