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月,渣文,渣画,了解一下?

√没错今天这个是接昨天的


“喂。雷德?找我有什么事吗?啊?嘉德罗斯喝醉了?我马上到管住他别捅娄子了!”

火急火燎的赶到KTV,眼前的状况却是在格瑞意料之外。

没有掀桌,没有大吵大闹,没有拆迁办。嘉德罗斯安安静静的缩在沙发里,两眼朦胧的盯着茶几上的的酒杯,啤酒沫正从杯中溢出,顺着杯身滑落。

“嘉德罗斯?”

格瑞走上前,正想伸出手摸嘉德罗斯的头,结果下一秒他就毫无防备的被嘉德罗斯一把抱住了腰。

嘉德罗斯把头埋在格瑞胸口,格瑞觉得嘉德罗斯在哭,格瑞觉得自己胸口那儿有什么温凉的湿润感。

“格瑞……呜……为什么不陪我嘛……呜……那个,那个渣渣、到底哪儿比我好……呜呜……”

又吃醋。格瑞无奈的摸着嘉德罗斯蓬乱的金发没,和气的安慰着。

“乖,罗斯,我在呢,我们回家。”

目送格瑞伏着嘉德罗斯出门全程的模范情侣雷德和祖玛:

冰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呵呵。



——————
所以说喝醉后和平常截然相反什么的超可爱不是吗?

评论(1)
热度(29)
© 傻狐狸三月 | Powered by LOFTER